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皮皮彩票注册 > 峇奴 >

西安晚报

发布时间:2019-07-03 01:28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49个国家、451件文物艺术精品,仅这两个数字就彰显了这是一次质量空前的展览。

  近日,由文化和旅游部、国家文物局主办,中国国家博物馆与中国文物交流中心共同承办的“大美亚细亚——亚洲文明展”在国家博物馆隆重开启,将持续至8月11日。本次展览汇集了包括中国在内的47个亚洲国家,以及希腊、埃及两个文明古国伙伴的451件文物艺术精品。据悉,这是我国首次举办由亚洲各国共同参与并通力合作的亚洲文明专题展览,其参展国家数量、文物数量和精致程度均前所未有,其豪华到令人咂舌的“全明星”阵容,以前所未有的气魄震撼着所有人的心——

  据了解,本次展览汇集展品451余件,包括阿富汗、亚美尼亚、阿塞拜疆、柬埔寨、印度、印度尼西亚、日本、约旦、老挝、黎巴嫩、马来西亚、蒙古、缅甸、巴基斯坦、沙特阿拉伯、新加坡、斯里兰卡、叙利亚、土库曼斯坦、阿联酋等亚洲国家文物精品,另特邀希腊、埃及文物参展。

  国家文物局副局长关强介绍,在漫长历史长河中,如亚洲的黄河和长江流域、印度河和恒河流域、幼发拉底河和底格里斯河流域以及东南亚等地区孕育了众多古老文明,彼此交相辉映、相得益彰,为人类文明进步作出了重要贡献。本次展览旨在通过文化遗产讲述各国文明故事,为亚洲各国相互交流、展示、沟通、了解搭建重要平台。“通过这个展览能把亚洲文明更好地向世界展示,能体现亚洲文明的源远流长、多元共生、古今相通。”据悉,展览以“多元文明并置,古今文明相通”为主线,共分四个部分:第一部分“美成在久日出东方”,主要以文物艺术品为载体凸显各国历史文化特色,反映两河流域文明、印度河文明和中华文明,诠释亚洲是人类文明之源。第二部分“美在通途行久致远”,主要展示中国汉代以来陆上丝绸之路、海上丝绸之路相关文物和亚洲丝绸之路沿线地区文物艺术品,表现古代中国与亚洲各国通过丝绸之路建立的经贸文化联系,彰显亚洲文明之间的对话与交流;第三部分“美美与共天下大同”,展示中国与亚洲各国文化遗产领域交流合作情况,携手保护人类共同的精神家园;第四部分“美人之美礼尚往来”,展示中国国家领导人在与亚洲各国领导人外交活动中受赠的礼品,展现新中国与亚洲各国友好往来与文化交流。

  步入展厅,超大弧形投影屏幕让亚洲人文地理、风土人情扑面而来。也让观众迫不及待地走近文物,开启亚洲文明之旅,感受亚洲文明的厚重与多元,交流与互鉴。在亚美尼亚展示区,一只釉陶盘吸引了不少观众驻足。其中央装饰的人面神兽飞舞,沿着盘子口沿装饰了一圈如柳条般的植物纹,整体流畅且动感强烈。釉陶是古玻璃的前身,它的制作技术源于两河流域,在古埃及发展至顶峰。这只公元10至11世纪的彩陶盘是亚美尼亚阿尼遗址出土的,现藏于亚美尼亚历史博物馆。

  另一件来自沙特阿拉伯的古老文物——石雕人像,引起了观众的惊叹。石雕人像产自公元前7000年,距今已有9000多年的历史,是在打磨的石头表面做浅浮雕,着重勾勒了人物的面部轮廓和五官,人物表情肃穆,非常独特。据介绍,沙特阿拉伯塔布克地区的古代遗存和考古遗迹众多,有岩画、铭文、堡垒、宫殿等珍贵遗存。

  象头神伽内什是印度教重要的神袛。展览中公元10世纪石雕象头神伽内什坐像来自印度新德里国家博物馆,具有早期象头神造像的特征。他坐在低矮的台座上,长着大象的脑袋和人身,拥有一条粗长的象鼻并留有一根象牙;他的腹部圆鼓突出,双腿粗壮有力,拥有四条手臂,手中分别持有装有蜜糖的罐子、另一颗象牙以及一只小碗。据说,他的断牙是因为他在记录广博仙人口述《摩诃婆罗多》时折断神笔,故而拔下一颗牙继续书写而导致的。同时他正在用象鼻享受罐中的蜜糖,这也是早期象头神造像的一个重要特征。

  公元550至600年(前吴哥时期)的石雕毗湿奴立像来自柬埔寨国家博物馆。毗湿奴是印度教的维护者之神,常着王者衣冠,佩戴宝石、圣线和粗大的花环,四臂手持法螺贝、妙见神轮、伽陀神锤、神弓或宝剑、莲花等。他有时坐在莲花上,有时躺在一条千头蛇身上,有时骑在一只大鹏鸟迦楼罗上。柬埔寨王国政府文化艺术部国务秘书费欧文·楚什表示:“我们很自豪柬埔寨的10件珍贵文物能和中国还有其他亚洲国家的文物一道展出,同时展示柬埔寨博大绚烂的古代文明,这也体现了我们亚洲各国彼此之间的团结。”

  距今10000年前后,中国进入新石器时代。距今5800年前后,黄河、长江中下游以及西辽河等流域出现了文明起源迹象。距今3800年前后,中原地区形成了更为成熟的文明形态,并向四方辐射文化影响力。中国在古代天文学、地理学、数学、物理学、化学、生物学、医学、艺术等诸多领域取得了不菲的成就。指南针、火药、造纸术和印刷术四大发明,以及瓷器、丝绸等的使用,不仅塑造了古代中国的面貌,也推动了世界历史的前进,是人类文明宝库中的重要财富。

  古代中国是一个以农耕为主的国家,历代统治者都十分重视桑蚕和农耕。展览中的清代焦秉贞《耕织图》册页来自中国国家博物馆。焦秉贞奉康熙旨,依楼璹《耕织图》样,用西洋画法绘制了耕、织图各二十三张后,康熙亲自为其作序作诗,命刻板印发。《耕织图》是用绘画的艺术表现形式反映农桑劳作过程的一大创举,被称为“世界首部农业科普画册”,是解读中国农业史、纺织史、艺术史的珍贵文献。展览中的中国文物涉及新石器时代以来的多个时期,例如新石器时代良渚文化玉琮,商代刻辞卜甲,西周“四十三年逨”铜鼎,战国“曾侯乙”铜尊盘,秦朝铜诏铁权,汉代铁农具,唐代彩绘乐舞陶女俑,元代赵孟頫行书《为隆教禅寺石室长老疏卷》,明代《永乐大典》二万二千八百七十七卷等等。

  据悉,此次展览重头戏的“领衔主演”共7件文物,“友情客串”的2件。其中,“领衔主演”的中国3件文物艺术品分别是鎏金长信宫灯、青花四爱图梅瓶、舞马衔杯仿皮囊式银壶。这3件的“老戏骨”地位在文物界是毋庸置疑的,中国观众可谓耳熟能详。

  鎏金长信宫灯1968年出土于河北省满城县中山靖王刘胜妻窦绾墓,现藏于河北省博物馆。这盏西汉时期的宫灯整体造型是一位双手执灯跽坐的宫女。其设计巧妙,做工精致,人物头部、身躯、右臂、灯座、灯盘和灯罩六部分是分铸后组装成的。宫女的左手托住灯座,右手提着灯罩,右臂与灯的烟道相通。灯点燃后,宫女手袖可作为排烟管道,吸收油烟,防止空气污染。宫灯的造型构造设计合理,许多构件可以拆卸。灯体上有9处铭文,共计65字。灯上有“长信”字样,为窦太后居所长信宫中使用,故名“长信宫灯”。元代的青花四爱图梅瓶,2006年出土于湖北省钟祥市郢靖王墓。物以稀为贵,元青花存世量极少,可见其珍贵程度。这只元代梅瓶,通体绘青花纹饰,分三组,瓶肩部饰凤穿牡丹纹;腹部主体纹为四个菱形开光,分别绘四爱图,即王羲之爱兰、周茂叔爱莲、林和靖爱梅鹤、陶渊明爱菊;腹下部绘一圈仰覆莲纹和忍冬纹。通体施白釉,釉面泛青,器内无釉,器体较厚重,具有元青花的典型特征。唐代的舞马衔杯仿皮囊式银壶1971年出土于陕西省西安市南郊何家村窖藏,现藏于陕西历史博物馆。它的造型综合了北方游牧民族使用的皮囊和马镫的形状。这种式样的壶是契丹文化的代表器物,在辽金时代的墓葬中时有发现,但在唐代金银器中还是首次见到。契丹民族在唐代是我国东北方的少数民族之一,与唐王朝关系密切。这件银壶正是汉族与契丹等各族文化交流的物证。

  此次,中国还派出了一件“帝后级”的文物“友情客串”,虽然它只出场一天,但它的份量之重使得笔者忍不住还是要说上几句。这就是1963年出土于陕西省宝鸡市东北郊贾村的铜何尊,铸造于西周早期,现珍藏于陕西宝鸡青铜器博物院。这只青铜尊是祭祀礼器,它的纹饰精美并非最重要的,其最具价值、最彰显其重要性的是:在铜尊内底部发现了一篇122字的铭文,而其中“宅兹中国”大意为:我要在国家的中心管理天下。这是“中国”一词最早的文字记载。

  亚洲苍茫大地的驼马印记与水际天边的海岸帆影,印刻在延绵不绝的旅途上,铃声悠扬,八方回响。数千年来,中国与亚洲各国克服高山大海的阻隔,开辟出连接彼此、横跨欧亚的陆上丝绸之路和海上丝绸之路。

  来自洛阳博物馆的唐代三彩载丝骆驼尤为引人注目。骆驼通体主施白釉,头顶、驼峰、颈下、前肢上部及驼尾施褐釉,呈昂首嘶鸣状,牙齿和舌头的刻画栩栩如生,四肢劲健有力,周身施淡黄、褐、绿釉,三彩饰釉华丽精美。据专家介绍,骆驼背垫彩毯,峰驮兽囊,载有水壶、食品、丝绸等物,执着跋涉于“丝绸之路”,促进了中西交流,使中国获得了“丝国”之称。

  “大明皇帝遣太监郑和、王贵通等昭告于佛世尊……”展厅门口处的《布施锡兰山佛寺碑》复制品,向人们诉说着郑和第二次下西洋时的故事,碑上刻着的泰米尔文、波斯文和中文,是中国与斯里兰卡百年友谊的见证。几百年前,当浩浩荡荡的船队到来时,当地人热烈欢迎来自大明的客人。几百年后,来自亚洲各国的文物,汇聚在中国国家博物馆,为世界奉上一场穿越时空的文明盛宴。

  公元1405年至1433年,郑和七下西洋。这一航海活动扩大了中国和亚非国家之间的经济文化交流,使中国与30多个国家建立了友好关系。展览中的一只藏于中国国家博物馆的郑和铜钟,覆釜形,葵口;钟钮为双龙柄,钟肩表面浮印十二组云气如意纹,腹中部以云水波浪纹为母题,还铸有铭文、八卦、云雷等字纹;主纹饰上部环绕一周八卦纹,共五组,其中第二、四组各铸有“国泰民安”和“风调雨顺”铭文,铜钟下部的铭文为:“大明宣德六年岁次辛亥仲夏吉日,太监郑和、王景弘等同官军人等,发心铸造铜钟一口,永远长生供养,祈保西洋回往平安吉祥如意者。”此钟是明代海上丝绸之路繁荣的见证。

  新加坡亚洲文明博物馆馆长陈威仁带来了一批清代制作的“峇峇娘惹”陶瓷参展,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产自光绪年间的粉彩盖盅。“在艺术上,它们具备中式风格,盖盅上绘有传统的中国图案,比如凤凰、牡丹。但在使用上,它们是‘马来式’的。”陈威仁介绍说,“这个粉彩盖盅是餐前洗手用的,传统的‘峇峇娘惹’餐,需要用手拿东西吃,盖盅的这种使用方式就是马来文化的体现。从这种文物中,观众可以直观地感受到‘峇峇娘惹’是如何将中华文化和马来文化融合在一起的。”

  参展的文物艺术品中,有两件形制相似的展品。其中一件陶鸟形来通杯,出土于亚美尼亚比尼遗址,现藏于亚美尼亚历史博物馆,是公元前8世纪至公元前7世纪乌拉尔图时期的陶器。它的上半部有红白黑三色相交的方格纹,不仅装饰了瓶身,还巧妙地勾勒出鸟的羽翼。水可从中空的“鸟腿”部注入,从“鸟喙”倒出。另一件来通杯,出土于伊朗德黑兰省维利然,现藏于伊朗国家博物馆,是公元前247—224年波斯时期的文物。杯身主体绘有红褐色几何图案。杯子末端雕刻着一只长角山羊或羱羊的头部,其中一只羊角已经缺失。山羊(羱羊)的双目被雕刻得十分清晰,下方还刻有胡须。在山羊(羱羊)的胸部可见一个乳头状的灌注孔。

  这两件来通杯,不禁让人联想到陕西历史博物馆的“镇馆之宝”兽首玛瑙杯,它大概是公元前8世纪中期的作品。从材质到工艺,兽首玛瑙杯都具有典型的西方古代玉雕特点。有专家学者认为,它应该是通过丝绸之路传到中国的。来通杯通常呈人形或动物形,其原型应该是动物的角。从公元前1000年开始,古代伊朗及其他地区已经开始制作陶瓷来通杯。这种形制在帕提亚艺术中很常见,在伊朗及其周边地区均有大量出土。从亚美尼亚到伊朗再到中国陕西,产地与形象各异但形制相近的来通杯与玛瑙杯,勾画出一幅清晰的文明交流路线图。

  在参展的中国文物中,宁夏固原博物馆馆藏的鎏金银壶格外具有异域风情。这件造型奇特的金花壶的腹部由三组画面构成:银壶正面是青年帕里斯将金苹果送给爱神阿芙罗狄蒂;左侧是帕里斯在爱神帮助下抢劫美女海伦;转到右侧,海伦已经回到了丈夫墨涅拉俄斯身边。这个古老的希腊故事跨越千山万水,最后出现在遥远的中国北周大将军李贤墓出土文物中。有研究者认为,它可能是中亚波斯萨珊王朝工匠模拟希腊图像的产物,或是出自萨珊统治下旧属大夏、受希腊影响较深的工匠之手。无论何种猜测,都不能否认它是中外文化交流的见证。从古至今,不同文明之间的相互影响从未停止。希腊雅典卫城博物馆馆长迪米特里奥斯·潘达尔马里斯告介绍说,本次展览雅典卫城博物馆带来的是一尊石雕亚历山大大帝头像,希望通过这样的方式,进一步增强中国与希腊两大古国之间的文明相亲。

  “我们一共带来了8件文物,这些文物很好地体现了阿富汗的古老文明。”阿富汗国家博物馆策展人娜思琳·贝拉里介绍,这次展出的文物,是20世纪阿富汗考古发掘成果——231件(组)文物的代表,自2006年起在全球巡展。展览自2017年3月开始,先后在北京故宫博物院、敦煌研究院、成都博物馆、郑州博物馆、深圳南山博物馆、湖南省博物馆、清华大学艺术博物馆展出,引起了中国观众的热烈反响。2018年3月至2019年1月,中国和沙特阿拉伯联合考古队对红海之滨的港口——沙特阿拉伯塞林港遗址先后进行了两次考古发掘,完成塞林港遗址周边环境遥感考古与测绘,并对重点遗址进行了调查、测绘和发掘,为海上丝绸之路考古研究提供了十分珍贵的资料。塞林港遗址面积超过100万平方米,出土了青铜砝码、波斯釉陶、阿拉伯陶器和中国瓷器等文物,结合文献记载,可以确定其为红海之滨的重要朝圣贸易港。文化遗产是人类文明的结晶,而亚洲各国一直致力于共同保护人类文化遗产。

  “国之交在于民相亲”,而文化渊源构成亚洲国家的精神纽带。在展览的最后一部分“美人之美礼尚往来”展示中,蕴含着丰富多彩的异域风情和积淀深厚的文化底蕴的礼品也展示了亚洲各国人民的聪明才智和亚洲文化的魅力。

http://syncafriend.com/_nu/306.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