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皮皮彩票注册 > 鲍勃迪伦 >

【一诗一会】鲍勃·迪伦:那时我更加苍老现在我比那时更加年轻

发布时间:2019-06-11 22:04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对于为什么这位歌手可以被视为诗人,诺贝尔文学奖评委霍拉斯·恩格道尔给出的答案非常直接:鲍勃·迪伦改变了我们关于诗歌可以是什么,以及诗歌可以如何作用的观点。

  鲍勃·迪伦(Bob Dylan,1941-),美国唱作人、民谣歌手、作家、诗人

  5月24日,美国著名歌手鲍勃·迪伦迎来了第78个生日。在音乐史上,鲍勃·迪伦对民谣及摇滚乐的影响力不容置疑,其广为人知的作品《在风中飘荡》(Blowin in the Wind)被誉为20世纪60年代美国民权运动的圣歌,《时代正在改变》(The Times They Are A-Changin)亦成为当时最有力的时代之声。自2016年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后,迪伦的创作正式被纳入文学的范畴。不少人曾对这一结果持有异议,毕竟,除了写过一本小说和一本自传外,迪伦对文学界的主要影响仍来源于他的音乐。就连他本人也在接受诺奖后表示,歌曲不同于文学,“它们是用来唱的,而不是用来读的”。

  事实上,早在2004年,迪伦就曾将他在1962年至2001年间所作的歌词收录成辑,由他本人亲自修订出版。十年后,这本歌词集被扩充至2012年,对应的中译本《鲍勃·迪伦诗歌集》也在随后问世。由此可见,对于歌词是否可以脱离乐曲单独存在,迪伦的态度仍是肯定的。而对于为什么这位歌手可以被视为诗人,诺贝尔文学奖评委霍拉斯·恩格道尔给出的答案非常直接:鲍勃·迪伦改变了我们关于诗歌可以是什么,以及诗歌可以如何作用的观点。

  这样的说法并非空穴来风。单就文本而言,迪伦的歌词不仅具备诗歌的韵律和质感,更难得的是,他是极少数以文学作品作为创作灵感,并成熟地将诗歌写作手法引入歌词创作的创作者。其中一个重要的体现是,迪伦在许多歌词中都借鉴了诗人布莱希特早期使用的“歌谣体”进行戏剧化的叙事;另一方面,从1963年发行《鲍勃·迪伦的另一面》(Another Side of Bob Dylan)开始,迪伦在歌词中渐渐呈现出的独特想象力则可以追溯到兰波等象征派诗人的影响。

  1965年到1966年,迪伦以惊人的速度连发了三部转型力作《全数带回家》(Bringing It All Back Home)、《重访61号公路》(Highway 61 Revisited)和《金发叠金发》(Blonde on Blonde),开始“以摇滚的态度玩民谣”。在当时,这种全新的音乐形式显得过于离经叛道。电吉他的大量使用、诡异的曲风和变奏,以及歌词中强烈的超现实意象都使听众感到不安。在这场变革中,迪伦的诗学艺术得到了极致的展现。最典型的例子就是专辑《全数带回家》中的单曲《铃鼓手先生》(Mr.Tambourine Man),迪伦在歌词中呼唤着一位搭乘“回旋魔船”在天空、树林与海滩间漫游的演奏家,与诗人兰波的象征诗代表作《醉舟》有着异曲同工之妙,极具魔幻色彩。另一首单曲《玛吉的农场》(Maggies Farm)也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兰波在《地狱一季》中对恶劣生存环境的鄙薄。

  到了专辑《重访61号公路》时,迪伦进一步将兰波的魔幻和凯鲁亚克的野性相融合,并借鉴了公路片中的迷离氛围,在歌词中制造了一个个光怪陆离的超现实景象。无论是在“61号公路”还是“荒芜巷”,都有形形色色的男女如同幽灵般出没,而在单曲《瘦男人歌谣》(Ballad of a Thin Man)中,怪胎、吞剑人、独眼的侏儒纷纷来到一无所知的“琼斯先生”面前,迪伦则以戏谑的腔调道出了对后者的轻蔑。有人说,这是迪伦在嘲讽某些对他的音乐转型持质疑态度的新闻记者,但更可能的解释是,“琼斯先生”是任何在嬉皮年代循规蹈矩、无能接受荒诞事物的泱泱大众之一。

  尽管后来迪伦对于自己身上“时代的代言人”和“抗议歌手”的标签流露出强烈的厌恶,作品也逐渐回归传统民谣的质朴与纯粹,但在某种意义上,迪伦的确成为了时代的一面镜子,让无数试图在动荡年代摆脱迷茫、独立于主流文化的年轻人找到了自我的参照。经出版社授权,界面文化(ID:booksandfun)从《鲍勃·迪伦诗歌集》中选取60年代中期的四首诗作,以呈现迪伦“在伟大的美国歌曲传统中创造的诗性表达”。

http://syncafriend.com/baobodilun/226.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