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皮皮彩票注册 > 曾爱玲 >

陈金豹黑团伙覆灭记 曾聚众赌博纠集黑帮火拼

发布时间:2019-06-11 22:13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因涉嫌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以及赌博、故意杀人、故意伤害、敲诈勒索、非法持有和帮助毁灭证据等8项罪名,在武汉市洪山区余家头一带横行乡里的陈金豹涉黑犯罪团伙成员13人,昨日灰溜溜地站在了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审判席上。

  这是去年3月起,中共湖北省委、武汉市委相继召开电视电话会议,专门部署全省、全市打黑除恶专项行动后,武汉市打掉的6个涉黑涉恶犯罪团伙中受审的最后一个。

  陈金豹身材微瘦,个头不高,小学文化程度,住武昌铁堤村附近。1990年,他曾因强奸罪被洪山区法院判处有期徒刑5年;1999年,又因故意伤害罪被判处有期徒刑6年。2002年8月刑满释放。

  据检方指控,陈金豹涉黑团伙于2002年起建立,至2005年底,已形成以陈金豹为组织、领导者,余永强、汪海林、刘应平等为固定骨干,人数达20余人的黑社会性质的组织。短短3年间,陈金豹如何拉拢、成立并壮大了这个组织?

  检方查明,2002年8月,陈金豹刑满释放后,纠合一班人成立了“昌顺搬运队”,在余家头一带的家具市场,以“管理费”为名,向其他搬运队强收保护费,大肆实施敲诈勒索;2004年初至2005年底,陈金豹又以经营赌场为依托,吸纳了余永强、汪海林等人,并通过其服刑期间结交的“牢友”刘应平,先后豢养和纠集了约10余人充当赌场“钉子”及保镖;当赌场与其他黑恶势力发生冲突后,陈金豹又拉拢一帮人充当打手,由此逐渐形成分工明确、结构严密的黑社会性质组织。

  在该组织中,陈金豹是“老大”,全部违法犯罪活动均由他指挥。为保障组织运作,陈金豹实行了“工资”福利、奖惩及安置等一系列的管理制度,如为团伙成员提供固定的“工资”;盈利多时各负责人和“荷官”可得双倍“工资”;允许各赌场负责人拿“点钱”作为额外收入;为组织成员提供食宿;对为组织利益而受伤的手下支付医药费;为组织成员作案后逃跑、逃避打击筹集活动经费;为涉案手下聘请律师;为已服刑的手下提供生活费及家属的安置费用。

  为达到控制该团伙的目的,陈金豹对手下有严格的纪律要求,如赌场“工作人员”不得违抗其命令,不得在其开设的赌场内赌博、饮酒、吸毒;不得私自侵吞赌资;工作时不得开小差,不得喝酒。赌场盈利均由陈金豹统一管理和支配,对不服从管理和“业绩”不好的人,要进行处罚。

  通过这些手段,陈金豹在组织内部树立了绝对权威,组织成员唯命是从,形成了金字塔式管理模式。

  据检方指控,2002年8月以来,陈金豹成立昌顺搬运队后,以管理费为名,强行向余家头和平大世界家具城、金鑫家具城及南方家具批发市场的多家搬运队收取保护费共计11万余元。

  据了解,余家头一带原有一股恶势力在收取搬运队的保护费,陈金豹的搬运队成立后,将这股恶势力赶走,自己收起了保护费。2002年8月至2003年12月,陈金豹向前述家具城的8个搬运队,多次强行索取保护费3万余元。检方提供的证人证言证实,在这些搬运队工作的搬运工,每月工资的20%都自动上缴给队长,队长再上缴给陈金豹或其成员,有时陈金豹的下属甚至直接到家具城保卫部拿钱。

  更有甚者,2005年12月,陈金豹被公安机关抓获后,其组织成员跟一家搬运队的队长打了个招呼,该队长不敢不从,将下个月的保护费1200元交到陈金豹的妻子手中。

  2005年2月至2006年9月,陈金豹向某家具城的一名老总打招呼,要求安排其嫂子到该家具城工作。但陈金豹的嫂子并未到该家具城上班,陈金豹仍每月收取600元工资,共强行索取1万余元。

  据统计,受陈金豹一伙迫害的有和平大世界、南方家具城、南方家具批发市场、金鑫家具城等4个家具城、8个搬运队、80多名搬运工人。某家具城保安部慑于陈金豹的淫威,无法履行正常职能,被迫向陈金豹“转交”搬运“管理费”。检方认为,这在一定程度上非法行使了公共治安管理职能,对余家头一带家具市场的搬运业形成了非法控制。

  2004年以来,陈金豹涉黑组织相继在余家头一带,开设了铁堤村、上杨家路、联盟路、上台子村4家赌场,聚众赌博。检方在起诉书中指出,该组织设立的赌场“虽多次被武汉市主流媒体《楚天金报》等曝光、公安机关查获,由于其势力强大,手段狡猾,仍屡禁不止,其气焰十分嚣张。

  在开设铁堤村赌场时,陈金豹先是以合伙经营的方式参与开设,随后逐步挤走原来的“老大”,独占该赌场。在其势力进一步增强后,2005年7月,他又“接管”了联盟路罗家桥赌场,并“收编”了原赌场中一批人员为其所用。

  联盟路赌场聚赌时间为每日一场,从凌晨1时到5时,其余赌场聚赌时间为每日两场,从下午2时到5时、晚上10时到12时,各赌场均用摇色子猜单双的方式招揽赌徒参赌。参赌的赌徒们每次下注数百元至数千元,赌场则以“公宝”、“熟人”等方式获利。

  各赌场的负责人在每次聚赌前,集中到陈金豹的住处领取赌本、赌具;聚赌期间各赌场负责人随时向陈金豹报告输赢情况,陈金豹则根据情况调派人手在赌场内当“皇帝”摇色子;散场后,各赌场的负责人用盈利代陈金豹向赌场的“荷官”、“钉子”等人发工资,并将赌本及赌赢的钱交给陈金豹,再由陈金豹亲自向各负责人发工资,向“皇帝”发奖金。

  检方查明,这四家赌场自开设以来,持续经营到2005年底,各赌场每次聚赌均招揽10名以上赌徒参赌,共计非法获利80余万元。检方提出的证据显示,在警方破获这起涉黑案件后,收缴的色子就有4214个,还有大量各种用于参赌的瓷碟等。据陈金豹交代,购买赌具就花了1万多元,“钉子”的工资刚开始每天100元,随后每天200至400元。

  2004年至2005年开设赌场期间,陈金豹向各赌场负责人、“皇帝”、“荷官”、“钉子”等人发放工资、奖金高达20余万元,安排赌场负责人及潜江籍“钉子”集中食宿,花销3万余元,支付房东费用近6万元。陈金豹供述,因这笔开销实在太大,开赌场赚的钱都发给了手下,真正落得“实惠”的还是他们。他辩称自己只赚了20余万元。

  为保障赌场安全,陈金豹纠集多名社会闲散人员,并通过刘应平豢养了10余名潜江无业青年为赌场充当“钉子”和保镖。据部分潜江籍“钉子”交代,陈金豹对他们平时管理都很严,除了“工作”外,一般不准到处晃,没事就呆在家里看电视。

  在庭审中,一名充当赌场“钉子”的被告当庭承认,他和妻子就是因为聚赌导致了离婚,他为了翻本,也输得一无所有,最后只得充当赌场“钉子”维持生计。

  在敲诈搬运队及开设赌场后,陈金豹及其团伙有了经济实力,得以逐渐壮大。为争夺势力范围,该组织涉足系列暴力活动,犯下累累罪行。

  2003年11月12日下午,陈金豹手下的胡幼林等人在铁堤村聚赌,与开设赌场的曾某发生了一点小矛盾。陈金豹当即带领余永强等4人,冲上去跟对方打成一团。陈金豹将曾某的头部及下颌砸伤,并在对方一人已受伤倒地时,仍持刀捅对方的大腿。离开现场时,陈金豹还疯狂叫嚣:“老子叫豹豹,有什么事找我!”

  2003年12月7日中午,余家头钢材市场某货运部负责人郑某,在得知本部搬运工跟其他搬运工发生了小摩擦后,打电话给陈金豹,请他帮忙“调解”。陈金豹随即喊了曹小良等4人前去帮忙,在仓库跟对方搬运工的队长发生了口角,随后发生了对打。4人用拳头和匕首将对方打伤,其中一人被刺死。

  公诉人说,在余家头一带,陈金豹犯罪团伙已严重破坏了当地的经济、生活秩序,当地居民流传,小孩如果哭闹,大人就吓唬说“再哭再哭,陈金豹来了”,小孩立即就不哭了。陈金豹团伙之臭名昭著,可想而知!

  2005年11月12日,洪山区联盟路卡拉OK一条街发生了一桩枪案,正是该案牵出了陈金豹涉黑团伙。

  检方指控,当月8日,陈金豹在联盟路罗家桥开设的赌场,突然被当地的“孝感帮”势力打砸,陈金豹的得力干将及一帮潜江籍“钉子”均被砍伤。陈金豹得知后,大为恼火,为这些手下住院,他花了约10万元。

  事后,陈金豹及同伙谭某(另案处理)认为,联盟路卡拉OK一条街一家歌厅的老板郭某,是这件事的幕后主谋,遂决心报复。陈金豹遂安排谭某负责实施作案,自己则联系刘应平提供打手。他还花了18.6万余元,买了一台小轿车供作案使用。

  当月10日,刘应平安排王清华等两人和陈金豹联系。此二人跟陈金豹联系后,谭某便安排二人在青山区一家大酒店住下。随后,刘应平还派遣王卫星等3人,于当天下午从潜江赶到酒店会合。当天,谭某带领王清华等人去“踩点”。

  11日,王清华还安排因携带管制刀具,刚从拘留所释放出来的徐峰、冯世汉到酒店住宿,并于当晚再去“踩点”。当晚深夜,谭某发给徐峰、冯世汉两支5连发猎枪,并将一支交给王卫星,并指使张清平打探郭某的行踪。

  12日凌晨1时许,这伙人在探得郭某的行踪后,徐峰、冯世汉、王卫星持枪赶到歌厅门口,按谭某事先安排,由徐峰、冯世汉上前开枪,王卫星拿进行掩护。不料,冯世汉首先持枪朝郭某腿部开枪,但枪却未能正常击发,徐峰见状遂持枪朝郭某的左腰部开了一枪,郭某当场倒地,因失血性休克而死亡。

  作案后,三人迅速逃离现场,并连夜逃到沙市,刘应平还提供经费,让他人将三人作案时的衣物带到广东东莞,丢到垃圾堆里。

  12月7日,经过25天的缜密侦查,在武汉市公安局相关部门配合下,洪山警方将陈金豹等11人抓获,该涉黑团伙遂宣告覆灭。

  在昨日的庭审中,针对检方提起的8项罪名,陈金豹只承认赌博。他辩称,搬运队成立后,收取“管理费”只是按公司的制度办事;对刘应平邀约潜江籍“钉子”,他认为他和刘应平等都是朋友,大家有事帮帮忙,他不认为自己组织、领导、参加了黑社会性质组织。对故意杀人一案,他辩称自己毫不知情,当时谭某说要报复,他说“江湖越老,胆子越小,老婆马上要生孩子了,不想再坐牢”。事情发生后,他这才知道。其他12名被告人也对组织、领导、参加了黑社会性质组织这项罪名持异议。

  对此,公诉人根据充分的证据,当庭给予有力驳斥。检方指出,陈金豹团伙作案时,以武装、暴力群体的形式出现,采取开枪杀人、持械行凶、肆意殴打等多种残忍手段作案,对当地的正常社会秩序危害极大,必将受到法律的严惩。

  其他12名被告及其辩护人各自作了辩护,除一人做无罪辩护外,其他人等均承认有罪,仅作罪轻辩护。

  昨日的庭审活动持续近7个小时,近百名群众及被告家属旁听。记者在现场看到,起诉书长达16页,公诉人宣读了近1个小时才读完。1名被害人家属及其代理人当庭提起刑事附带民事诉讼请求,要求赔偿丧葬费等共计19万余元。

  去年以来,武汉市共打掉6个涉黑涉恶犯罪团伙。截至去年8月底,该市两级检察院已依法批准逮捕涉黑涉恶犯罪嫌疑人74人。

  去年3月,中共湖北省委、武汉市委相继召开电视电话会议,专门部署了全省、全市打黑除恶专项行动。武汉市检察院当即成立了“打黑除恶”领导专班,先后配合警方打掉了远城区江夏区曾爱玲为首的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团伙,依法逮捕犯罪嫌疑人23名;东西湖区高斌为首的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团伙,依法逮捕犯罪嫌疑人15名;洪山区陈金豹为首的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团伙,依法逮捕犯罪嫌疑人9名等6个涉黑涉恶犯罪团伙。

  目前,江夏曾爱玲和高斌为首的两个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团伙已宣判。曾爱玲被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其“二号人物”李银群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死刑,其余人等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20年至1年3个月,其中有14人是因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获刑。在高斌犯罪团伙中,高斌一审被判处有期徒刑20年,其他13名成员被依法判处5年至16年有期徒刑,高斌之妹高春花构成寻衅滋事罪、包庇罪,被合并执行刑期1年6个月,高斌团伙犯罪聚敛的全部财物及其收益,依法追缴。

http://syncafriend.com/zengailing/252.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