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皮皮彩票注册 > 曾爱玲 >

武汉黑老大50万雇凶杀人 反被对方开价千万除掉(二)

发布时间:2019-06-11 22:13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为了打击潘某的势力,张成义勾结李光辉并吸纳了李军及其手下孙军等一批社会闲散人员,大肆购买运输军用,购买车辆。

  张成义对先后吸纳的人员,分别实行“开发工资奖金”和“一案一酬”两种管理模式,相互独立,互不干扰,并以集中住宿、组织旅游、发放工资、到劳动场所看望组织成员等方式,对团伙成员予以控制、指挥。与此同时,张成义以自己双腿被打残拒绝与警方配合为样板,逐步向其成员灌输“黑道文化”,并不断强化自己组织者、领导者地位,还制定了对参与命案等重大刑事案件的手下予以重奖、绝对服从“黑老大”的组织纪律。

  2004年6月,李军受雇佣杀死熊利军,获得酬金人民币30万元,分给孙军10万元、郑金喜5万元。

  为进一步铲除自己的对手潘某及其同伙,同时也扩大势力范围和影响,张成义指挥组织向地下赌博行业渗透,谋取非法利益,并以武力逐步控制了武汉各大赌场,强行占股参股、抽头吃红,通过非法手段牟利1140余万元,所获的利益主要用于支撑该组织的犯罪活动,进一步增强犯罪实力。

  张成义得知黄成荣在武昌横街沈某家赌博,遂指使周启鸿等人枪杀黄成荣。次日凌晨,周启鸿带领一帮兄弟携带五支连发猎枪冲入沈家,向黄成荣连发数枪致其毙命。

  张成义指使胡少国等人,持五连发猎枪闯入潘某妻子金某妹妹家中,持枪威逼,将金某绑至武昌区五泰闸一门面房内,向其家人索要1000万元未果。次日,张成义指使他人将金某转移至汉口水厂一私房内看押,后将其放回。

  张成义指使余瑞涛等人携带猎枪、钉锤准备伤害与潘某关系密切的邹望生。同年10月9日,余瑞涛等人在汉阳区十里铺一发廊门前将邹望生挟持到一辆出租车上,接着又转移到一辆白色面包车上。在面包车厢内,由刘非持枪威逼,余瑞涛等人持匕首刺邹望生的双眼,用铁锥猛击邹的双腿关节骨致其重伤,后将邹望生丢弃于汉阳动物园旁。

  张成义的手下在汉口建设大道附近商场等地,认准了吕建润的相貌。5月20日21时许,张成义、陈忠桥等人得知吕建润在建设大道一家酒店吃饭的消息,遂携带四支五连发猎枪,朝吕建润的头部、背部、左大腿及面部连开四枪,致使吕建润因严重颅脑损伤及心肺破裂致大失血而死亡,后驾车逃离现场。

  李军得知穆仁刚正在一家机械化公司宿舍内赌博,即安排孙军及同伙邢国斌携带两支五连发猎枪赶至现场,由邢国斌持枪掩护,孙军对穆仁刚背后连开3枪致其死亡,2名凶手在李军的接应下乘坐出租车逃离现场。

  2004年4月至5月初,李军、孙军多次在武汉市洪山区卓刀泉附近茶庄、迪吧等地对熊利军进行辨认、跟踪。同年6月12日21时许,李军到卓刀泉中学门口与孙军等人会合后,安排孙军进入宿舍楼实施枪杀,23时许,孙军在卓刀泉中学宿舍趁熊利军走出楼道之机,朝熊利军头部、后背、左上臂连开三枪,致使熊利军因颅脑及腹部损伤而死亡。其后,孙军乘坐出租车逃离现场。

  1998年10月,张成义为报复潘某,指使余瑞涛等人携带猎枪、钉锤准备伤害与潘某关系密切的邹望生。同年10月9日18时许,余瑞涛等在汉阳区十里铺一发廊门前将邹望生挟持到一辆出租车上,接着又转移到由王武斌驾驶的一辆白色面包车上。在面包车厢内,由刘非持枪威逼,余瑞涛等人持匕首刺邹望生的双眼,用铁锥击邹的双腿关节骨致其重伤,后将邹望生丢弃于汉阳动物园旁。

  1998年9月中旬,张成义为报复潘某,指使胡少国等人,持五连发猎枪闯入武昌区中华路潘某的妻子金某妹妹家中,持枪威逼,将金某绑至武昌区五泰闸一门面房内,后由吴俊驾驶一辆三菱吉普车将金某转移,并向其家人索要人民币1000万元未果。次日,张成义又指使周启鸿等人将金某转移至汉口水厂一私房内看押,后将其放回。

  2006年2月,宋胜强在清理张成义所住房间时发现一支手枪和七发子弹,后将该枪弹送给被告人周启鸿予以私藏。同年3月,王武斌被公安机关抓获,周启鸿因担心其藏匿枪弹的事情败露,遂将上述枪弹交给宋胜强,要宋胜强上交公安机关。宋胜强于同年3月21日将枪弹上交公安机关。经鉴定,该枪为美国柯尔特式手枪,有杀伤力。

  2003年11月至2004年10月间,孙军受李军指使到广西凭祥、南宁,从苏建文处以人民币3万元的价格先后购买了“马卡洛夫”牌手枪三支,并驾驶一辆标致牌小轿车将上述运回武汉。其中一支马卡洛夫牌手枪被孙军用于杀死熊利军,另两支马卡洛夫手枪中的一支被李军用于杀死张成义。

  武汉市人民检察院认为,被告人李军积极参与黑社会性质组织,三次指使他人或直接持枪故意非法剥夺他人生命,致三人死亡,情节特别恶劣,后果特别严重,还指使他人非法弹药,其行为已触犯刑法,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故意杀死罪、非法、弹药罪追究刑事责任。

  昨日,记者采访了部分律师,有律师称,这是武汉今年最大的一起打黑案,对于具有黑社会性质组织的犯罪团伙进行打击,维护社会稳定的秩序,是法治社会的基本要求。李军等人持枪故意杀人,并参与和控制武汉地下赌场,对人实施打击报复,应该得到法律的惩罚。

  记者从有关部门了解到,武汉市检察机关积极配合警方,形成打击合力,去年共打掉6个涉黑涉恶犯罪团伙,依法及时批准逮捕涉黑涉恶犯罪嫌疑人70余人。

  去年3月,武汉市部署全市“打黑除恶”专项行动,武汉检方“闻警而动”,当即成立了“打黑除恶”领导专班,并从刑事检察部门抽调精干力量,配备联络员,及时准确传递信息,上下联动,充分发挥检察一体化优势,先后配合警方打掉了远城区江夏区曾爱玲为首的黑社会性质组织、东西湖区高斌为首的黑社会性质组织、洪山区陈金豹为首的黑社会性质组织等6个涉黑涉恶犯罪团伙。至目前,已对其中3起案件依法提起公诉,其中,法院已对曾爱玲、高斌、陈金豹黑社会组织犯罪案作出一审判决。

  绰号“三弟”,1957年生,控制了武汉各大赌场,为除掉对手,组织成立黑社会性质组织,1991年因犯盗窃罪、抢劫罪被判刑20年。1997年6月7日,张成义保外就医期间,在武昌一家洗脚城被人持枪打残双腿,后在公安机关询问期间潜逃。

  武汉人,50岁,无业。在开庭审理此案时,来了不少旁听者,其中一位熟悉李军的刘先生告诉记者,李军读过高中,之后没有正式职业,案发前一直住在武昌东亭小区,在武汉混了很多年。“他为人心狠手辣,很毒,当地人都知道”,经常有小孩调皮爱哭,但只要大人一说“军军来了,你还哭”,小孩就听话了。

  据了解,李军的家人知道他在“黑道上混”,曾多次劝解李军,要他重新做人,但李军根本就不当回事,继续仗着自己的势力,在武汉作恶多端,制造了多起故意杀人案,致使李军和亲人之间的关系日渐疏远。

http://syncafriend.com/zengailing/254.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