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皮皮彩票注册 > 曾爱玲 >

武汉“重案九处”生死打黑路

发布时间:2019-06-11 22:15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黑恶势力手段残暴,常常携带刀、枪、炸弹等武器。和他们的较量中,打黑民警往往要冒着生命危险,与之进行生死对决。

  2004年6月8日晚9点,江夏区大屋陈村的陈某正在纸坊街打麻将,不小心把桌上的钱碰掉了。他俯身去捡,弯腰的一刹那,听到窗外传来“叭、叭”两声枪声,两颗子弹贴着他的头皮打到了墙壁里,他吓得半天不敢起身。

  普安村紧接武汉光谷和东湖高新开发区,是江夏区庙山开发区的组成部分。2002年以来,随着一批高校、企业进入普安村,基建项目一个个开工。2003年3月24日,靠开赌博公司养打手起家的曾爱玲垂涎于此,成立非法组织“江夏区第七建筑公司普安项目部”,强揽工程,牟取暴利。为达到垄断当地建筑工程的目的,他们四处寻衅滋事、敲诈勒索,甚至故意杀人,在当地影响极坏。

  2005年6月21日晚,警方获悉潜逃在外的李银群出现在江夏区纸坊街徐家湾的消息后,立即调集数十民警持枪将李银群所住房间包围。民警破门而入,李银群竟开枪拒捕。民警开枪还击,缩小包围圈。突然楼顶传来瓦响,负隅顽抗的李银群见无法突出包围圈,提着两支手枪钻上楼顶,跳到隔壁楼顶向外逃去。

  追捕民警立即兵分两路,一路从地面追赶,一路爬上屋顶紧追不舍。李银群边跑边回身开枪,他跳到另一屋顶正准备翻屋脊,被打中小腿,民警上前将其扑倒。李银群被捕后说:“怎么遇到你们这样不怕死的警察,你们如果晚抓一秒钟,我越过屋脊,就可以拿到藏着的手雷,跟你们同归于尽。”

  重案九处,武汉市刑侦局的别称,在老武汉人的眼中,这是一个充满传奇色彩的地方。

  当年,杀人不眨眼的张成义杀手集团、猖狂一时的武昌“黑老大”邹程鸿、胆大妄为的双枪悍匪李银群等一批在江城臭名昭著的恶人,就是栽在了他们的手上。

  2006年,武汉市刑侦局专门成立打黑队,在东湖高新、沌口和东西湖三区秘密设立打黑工作站,与黑恶势力贴身展开了生死较量。2006年至2011年,他们打掉17个黑社会性质组织,铲除45个恶势力团伙,抓获305名犯罪分子,成为了全国公安战线的一支打黑尖兵。

  2001年5月20日,一起杀人案震惊了武汉三镇。江岸“涉黑团伙”头子“梅子”在看望其母亲途中,被四名杀手当街开枪打死。民警调查发现,这起案件的凶手作案手法干净利落,与3年前发生的两起恶性暴力案件酷似。

  1998年2月9日,一名男子拿着五连发猎枪从容地走进武昌横街一家地下赌场,将正在赌博的当地狠人大黄打死。1998年10月9日,“道上”有名的人物阿洲在汉阳区十里铺被几名男子持枪挟持到偏僻处,刺瞎双眼,打断双腿。由于凶手作案后潜逃,警方多次追抓未果,案件悬而未破。

  2006年,市刑侦局打黑队成立后,组织专班重点侦破此案。专班民警分析发现,三起案件的受害者都是“道上名人”,敢动他们的肯定也是不一般的人物。民警顺着这个思路调查发现,武昌“涉黑团伙”头子张成义有重大作案嫌疑。张成义虽然和上述三名受害者没有直接利害冲突,但背后却有千丝万缕的关系。

  张成义出生于上世纪50年代,是武昌一带老资格的“涉黑团伙”老大,后因抢劫入狱,坐了20年牢。他出狱后昔日“江湖”早已风云变幻,新起的武昌大佬“潘氏兄弟”根本不买他的账,两伙人为争“江湖老大”的地位经常发生矛盾。

  1997年,张成义在武昌一家足浴城洗浴被两名头罩丝袜的男子开枪打碎两膝盖骨。劫后余生的张成义认定,对他下此毒手的人是潘氏兄弟,并展开了疯狂报复。所有跟潘氏兄弟交往甚密的人,都是他报复的对象。梅子、大黄、阿邹与潘氏兄弟交往甚密,难免被其报复。

  打黑队随即拘留了张成义。被抓后,张成义将一切罪责撇得干干净净,“我一个残废人,怎么可能拿枪去杀人?”因证据不足,打黑队只好将他放了。

  2007年9月9日,就在打黑队继续调查此案时,传来惊人的消息,张成义被人从背后开枪杀死在家里。经查,杀他的人竟是他豢养的“金牌杀手”李军。

  原来,张成义指使李军等人暗杀梅子后没有兑现巨额酬金,引起李军等人不满,遂被对手以1000万元高价收买,调转枪头将张成义杀掉。

  李军等人落网后向警方交代,张成义靠境外赌场放贷获利的钱,在国内供养了两套杀手班子,这两班杀手互不来往,相互制约,一旦发现有人对团伙不利,立即痛下杀手,毫不留情。

  此案件侦破后,警方缴获27支,子弹600余发,轰动一时,被公安部列为2007年“全国打黑第一案”。

  在一般人印象中,警察抓坏人,坏人大多处于劣势,只能乖乖就擒。但现实情况往往与此相反,抓捕中常常是敌暗我明,民警处于极度被动的状态,必须凭过人的机智和顽强的精神,扭转劣势。

  2009年9月4日下午1点,位于武昌民主路一酒店13楼的某公司办公室大门被人踢开,“涉黑团伙”大佬邹程鸿带着保镖阿周、阿皮等人冲了进来。公司部门经理见状起身欲走,阿周等人冲上前去掐住他的脖子就打。

  “别动,我们是警察。”正巧在此办案的5名便衣民警见情况不对,上前先制服了邹程鸿,拔出手枪亮明身份。

  “你们放了我老板。”见邹程鸿被抓,保镖阿周仗着自己身强力壮,竟冲上来一把抓住民警的手枪就要抢,持枪民警拼死不放。两人僵持中,增援民警赶到,为稳住局面,民警只好以退为进,暂时松开邹程鸿。

  在这场遭遇战中,一名民警右手拇指被扭伤。事后得知,阿周曾受过特殊训练,后被邹程鸿重金收买为贴身保镖。

  邹程鸿和他的保镖们没料到,这5名便衣警察就是侦查该“黑社会性质组织”的专案组成员。凶徒公然夺枪对峙,太嚣张了,专案组决定立即收网。当日下午2点,打黑队调集了大批民警,将邹程鸿一伙落脚的酒店客房包围。

  不料,当民警破门而入展开抓捕时,险情再次发生。受过特种训练的保镖阿周竟再一次抓住了民警手中的手枪。“叭”的一声,手枪在抢夺中被扳动,子弹打在墙壁上。持枪民警用手指死死抵住扳机,使其不能扣动。旁边三四名民警见状,奋不顾身扑上去将阿邹制服。持枪民警的手指骨折。

  以邹程鸿为首的“黑社会”团伙主要成员落网,省公安厅、公安部相继列为督办案件,对漏网逃犯进行追抓。2011年8月,邹程鸿及其保镖阿周被判刑20年,另9人被判处18年不等的有期徒刑。

  2006年6月的一天,刑侦分局打掉了公安部督办的陈金豹“涉黑涉恶团伙”组织,但该组织的“财务部长”余某依然在逃。当时的打黑队长组织专班紧追不舍,很快摸准了余某的逃跑轨迹。就在警方张网欲捕的时候,一条匿名短信发到了他的手机上。

  “大队长,你儿子在某中学读书,你要多照顾他。”这分明就是恐吓!战友们对此义愤填膺,劝他暂缓行动。但大队长不为所动,在市局领导的支持下,加大了对余某的追捕力度。半年后余某落网,看着眼前的铮铮铁汉,余某叹息地说:“没想到你办案连自己的孩子都可以不顾,我佩服。”

  2007年,在侦破武汉“涉黑团伙”大佬张成义的过程中,大队长遭遇了更为严峻的死亡威胁。他工作所用的车辆,被人用三角刀刺穿轮胎。黑恶势力甚至在社会上放言,要出高价收买他的人头。

  一天傍晚,一块石头砸破了大队长家卫生间玻璃,大队长往窗外一看,一辆无牌面包车已起步开走。这是告诉他对方已经知道了他家在哪,但大队长镇定下来,在局领导和战友们的帮助下,他加强了安全防范,直至将张成义“涉黑涉恶团伙”绳之以法。

  据警方统计,6年来,市刑侦打黑队破获400余起刑事案件,全市打黑除恶综合成绩连续多年在全省排名第一,在全国19个副省级以上城市名列前茅,该队被公安部荣记集体一等功,一人被授予公安部二级英模称号,多人被记一、二、三等功和嘉奖。我市工程滋扰犯罪率下降了76%。

http://syncafriend.com/zengailing/255.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