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皮皮彩票注册 > 曾爱玲 >

85岁老母住院7儿女无人问 纪检部门惩戒不孝子女

发布时间:2019-05-21 15:09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老人住院期间,长达6天,病床前无人照料,可老人膝下七个子女,加上孙子辈,“全家至少三十多口人。”

  “苍天在上,我不但做了,而且多做了。”1月18日,王秀英老人的三儿子、永济市赵伊村党支部副书记曾永福在记者面前言之凿凿。一天前,他被永济纪检部门处以党内警告处分,一起被处分的还有其姐及两个哥哥。此前,曾家兄妹被央视《共同关注》栏目及当地媒体所报道。

  尽管因媒体“成名”,曾家兄妹对记者不但不回避,反而“热烈欢迎”。他们分别向记者表明,“在赡养母亲的问题上,我们问心无愧。”

  2006年12月16日,由村委会牵头,曾家兄妹召开了一次会议,议题就是“如何赡养母亲”。

  就在兄妹之间争论不休的时候,处于弥留之际的母亲正躺在一个素不相识的村民家,等待着儿女们接她回家。

  无人照料的老人对医护人员除了含泪道谢,就是一遍遍请求,“把我送到孩子家里吧。”

  “整整6天,老人孤零零的,大小便没人管,一日三餐无人问,全推给了医院。”1月19日,永济中医院一位医生向记者回忆道。王秀英住院期间,这位医生是老人的主治大夫。

  2006年11月16日,已是肺癌晚期的王秀英因病情加重,被3个女儿送入永济中医院。12月1日,一直在医院陪护的大女儿曾淑凤因为要参加村党员会议,将母亲托付给两个妹妹。两个妹妹坚持了3天,也不再出现。此后6天,85岁的母亲被扔在医院,无人过问。

  数九寒天,王秀英由于大小便失禁,被褥常常湿漉漉的。面对为她倒屎倒尿的医护人员,老人除了含泪道谢,就是一遍遍请求,“把我送到孩子家里吧。”

  老人有七个子女,每家与医院的距离均不超过两公里,有的甚至仅距几百米。把老人送到哪个家呢?医院犯了难,只好挨个儿打电话,每个人接了电线天过去了,七兄妹没有一个人出现。

  12月8日,运城电视台以“八旬老母被弃医院,七儿女无人过问”为题报道了王秀英老人的遭遇。永济市民群情激愤,但处在舆论漩涡中心的七子女仍然没有人赶到医院,对望眼欲穿的母亲说一声,“妈,咱们回家。”

  “我要求媒体将实际情况公之于众,究竟谁是遗弃老人的罪人。”被曝光后,老三曾永福每天的主要工作就是手持一摞材料,在各种场合证明自己,“母亲住院期间,我去北京了。”1月18日,曾永福向记者详细介绍了陪女儿在北京应聘的经过,“我女儿从医科大学毕业,想留在北京工作,这么重大的事情我怎么能不管!”

  “我已经照顾了老人半个月,党员开会总不能不去吧?”大姐曾淑凤也很委屈。曾淑凤今年66岁,在赵伊村老年协会任职,主要职责就是处理村里老年人的各种难题。

  大儿子曾有福不是王秀英的亲生儿子,出生两个月后被抱养到曾家,母亲住院期间,曾有福从未探望过一次。“父母把你养这么大,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记者问,不料却点燃了曾有福更大的怒火,“你以为他们为啥收养我!还不是为了延续香火!”

  王秀英的二儿子曾长福被认为“最应该尽孝”。分家时,他不但得到了父母的老宅,还在父亲退休时,顶替了父亲的工作,每月有1000多元的工资。但据多部门调查,母亲被送到医院后,老二只送过一次饭,母亲临终前一天,给倒过一次尿。记者采访期间,曾长福在云南出差,他在电话里嘱咐记者“一定要好好采访”,让真正不孝顺的人大白于天下。1

  照料老人的李卫民对妻子说,“咱们老了,只要不像奶奶那样可怜,就心满意足了。”

  赵伊村一个好心的村民李卫民从电视里获悉了王秀英老人的遭遇,老人满脸的凄苦表情令这个不满30岁的小伙儿看得眼眶湿润。

  12月10日,王秀英老人正式入住李卫民家。为了迎接老人的到来,李卫民发动全家把一间采光最好的房间打扫得干干净净,无家可归的老人终于有了一个温暖的家。在这个其乐融融的“家”里,八旬高龄的王秀英被当作老祖宗,享受着李家最高的礼遇。

  12月17日,王秀英病危,得到消息的曾家二儿子、二女儿将母亲再次送往医院,当晚,王秀英离开人世。但她直到死也不会想到,曾经陪她度过生命中最后7天的好心人李卫民,竟被她的几个亲生骨肉说是不怀好意。

  记者提出见一见李卫民,大儿子曾有福说:“听到有人调查,他早就逃跑了。”三儿子曾永福说:“那小子是个刑满释放分子,被判过好几次刑。”

  事实上,李卫民一直就在家里。1月18日晚,他在王秀英老人曾经住过的房间接受了记者采访。记者登门之前,李卫民正给儿子洗澡,他的妻子在一旁有感而发:“儿子,我们老了,你能不能也经常给我们洗洗澡?”一句话,让李卫民几乎落泪,他对妻子说,“咱们老了,只要不像奶奶那样可怜,就心满意足了。”

  百善孝为先。2006年重阳节前,运城市评选了“十大孝星”,相比之下,曾家兄妹的不孝之举显得尤为显眼。12月25日,由永济市纪检委牵头,多个部门组成了联合调查组。“老百姓反响太强烈了,不查根本不能平民愤。”调查组一位成员告诉记者。

  清官难断家务事,即使面对央视记者的镜头,曾家兄妹仍然各执一词,相互指责。1月17日,调查组宣布处理决定,给予大儿子党内严重警告处分,三儿子、大女儿党内警告处分,二儿子警告处分。对于这样的结果,兄妹反应不一,有的大呼冤枉,有的认为蜻蜓点水,“太轻了”。

  “我们兄妹几乎到了见面‘亮剑’的程度。”曾家二女儿曾爱玲告诉记者。今年50岁的曾爱玲以前是曾家最有出息的姑娘,做过大生意,最后赔得精光。眼下,她和儿子住在村边一个简陋的小窑洞里。曾爱玲说,母亲此次医院遭弃,仅是多年来“血泪遭遇”的一个小插曲。

  几十年前,王秀英和老伴曾银祥被儿子赶出居住了大半辈子的老宅,开始四处租房。当时,曾银祥每月尚有600多元的退休工资,可以勉强度日。但年岁一大,生活无法自理,老人便梦寐以求轮流和几个儿子居住,为了实现这一愿望,这对老夫妇甚至将三个儿子告上法庭,请求法院判令他们“轮流照管,一人管一个月”。

  2003年,在广州打工的曾爱玲回到了永济。在村头一间破烂不堪的屋子里,93岁的父亲和82岁的母亲正蜷缩在床上默默垂泪,曾爱玲决定留下来照顾父母。时间一长,耳闻目睹3个哥哥对父母的态度,曾爱玲一气之下将父亲送到法院,让法院执行当初的判决。就在那一夜,父亲迷失了回家的路,一个人在永济街头哭喊求助。瓢泼大雨下了一夜,老人抱着一棵大树,度过了生命中最凄凉的一晚。第二天,好心的路人将“泥猴”一样的老人送到了三儿子曾永福家。

  “母亲下葬时,我想去,又不敢去,因为不愿在母亲入土前,兄妹几个还去争执。”

  2004年4月,曾银祥去世,为了丧事的操办权,有两个儿子在葬礼上发生争执。丈夫下葬第二天,王秀英满怀希望找到儿子,想让他们把她接回家里住,却未能如愿。无奈,老人只好住进了村里的养老院。后来病情恶化,老人就在二女儿的破窑洞里住了50天,直到又一次住进医院。

  曾爱玲和四妹曾秋玲比较融洽。母亲最后一次住院的费用,全部由曾秋玲支付。但母亲下葬时,姐妹俩都没有出席,这让她们背负了更多骂名。曾秋玲后来告诉调查组,“我想去,又不敢去,因为不愿母亲入土前,还有兄妹几个在争执。”

  逝者已逝,一母同胞的曾家兄妹却仍然生活在水火不容的仇恨中。他们互为仇人的原因惊人一致―――“不能原谅对方的不忠不孝”。如果王秀英老人地下有知,恐怕要一声长叹。

http://syncafriend.com/zengailing/93.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